罗曼蒂克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失眠了,实在太久了,只记得刚开始失眠的时候特别痛苦,越睡不着越想睡,越想睡越睡不着,夜里辗转反侧就象在烙一个大饼,总之越是清晨越特别困,越特别困越起不来床,越起不来床越得起,以至于走在大街上迷迷瞪瞪,恍恍惚惚.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眼前总是晃动着许多影子,宽一些的窄一些的,长一些的短一些的,好像始终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能感到它们走的极快,仿佛是去拣什么东西,慢了就没有了似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每想起白天的情景就有些毛骨悚然,眼神恍惚间就会蹦跳出一些黑影,恐怖感总是让我下意识的打开灯,拉过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

柔光映照,悠扬如歌,难舍难分。

图片 1

图片 2

失眠的人对黑夜比白天长的体验是深刻的,往事如同电影的胶片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感觉很久远又好像就在昨天.沉长的记忆是紊乱的不完整的碎片化的,非醒似睡状态下的思忆自然是有些信马由缰.有人说童年的时光是快乐的,已经记不得快乐不快乐了,只有新书包上绣着的五角星和为人民服务的字样记忆犹新,每天三点半就放学了,所有同学都自己回家,完全不需要父母接送.做完作业好像也没有什么作业,大家就在一起疯玩,小时候偶尔也做一些家务,拿着几分钱帮大人买些咸盐醋之类的,时尔也用剩余的钱买几块糖留到上学的时候分发给要好的同学一起吃.

拥之如梦,离之愁肠,意断难忘,

年复一年时间过的很快,差不多岁数的都结婚了,常有一年一年又一年,次次结婚没有咱的惆怅,已经没有再写又等一年横批的耐心了,可是就像一位哲学家所说的那样,无论你怎样的着急,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得,心中的她始终没有出现,时间不紧不慢地晃荡着.

倚窗远眺,夕阳偎山,情意绵绵,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男女师傅们一边说这傻小子行,一边开始帮着物色姑娘,如今好像都改叫美女了,一度曾迷茫姑娘和美女到底有什么区别,后来才明白叫姑娘的一定是美女,叫美女的却不一定是姑娘.姑娘都是师傅们自己亲戚朋友的女儿,由于性格和没有经验的原因,始终无法俘获姑娘们的芳心,或长或短屡见屡散,以至于发展到后来个别替我着急的师傅在无人的时候对我面授机宜.现在想来大有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架势,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师傅们叮咛激励的话语时常回荡在耳边.

始持初心,不忘其本,还其梦幻,

尝试了很多治疗失眠的方法和药物并没有明显的的效果,失眠依旧,直到后来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不在吃失眠药也不在数阿拉伯数字,睡不着索性不睡,经常把枕头垫高,点燃香烟身体斜倚在床头,这栋旧楼的房间原来白天多少还能见到一些阳光,现在由于前面长时间不能竣工的建筑物遮挡,房间虽然不能说黑咕隆咚,但阳光却不在照进这里,下雨阴天很多时候都不容易准确地判断是白天还是黑夜.燃尽的香烟灼疼了我的手,一哆嗦烟头掉在地上,再次点燃香烟,忽明忽暗的香烟就象旷野里的鬼火,缥缥缈缈地把我的思绪拉向曾经的从前.

罗曼蒂克,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罗曼蒂克

上一篇:opus真人同伊:是无产阶级成就了马克思——《年轻的Carl·马克思》影片商量 下一篇:柴焰:英美新马克思主义文论钻探的窘况及启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