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us真人刘同尘:方方为什么一再自称是“记录者”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方方为什么一再自称是“记录者”

——评方方答澎湃新闻专访之十

方方回答澎湃新闻采访提出的第四个问题时,又说:“我只是一个记录者”。

方方说她是“记录者”,笔者写过一篇《方方不是“记录者”而是造假者、栽赃者!》作了批驳。方方一再说她是“记录者”,还需要再说几句。

方方头上顶的桂冠是作家,而且是作家的不小的头头。记录者叫记录员。这是不同的职务。作家写小说靠虚构,即使写真人真事的小说,也离不开虚构;记录员所作的记录,不准虚构。

用文字记录的人和事,必须真有其人,真有其事。绝对不准虚构。虚构的人和事,绝对不能称记录。这是起码的常识。

除专职记录人员作的专事、专业记录外,还有另外的记录,比如毛主席当年指导土地改革的讲话、指示、电文;具体领导土地改革的同志,当年给中央写的报告等,都是关于土地改革的历史记录。抄两篇于下。

1951年2月7毛主席发给各地的电文

中南局,华南分局,并告华东局及福建省委,西南局,西北局:

一月二十六日中南局转来杜润生[1]同志一月十九日电已收到,我们同意杜润生所提的方法,即首先在各县普遍发动群众,进行减租、退押、反霸及镇压反革命的斗争,整顿基层组织,将此作为一个阶段,接着转入分田阶段。这样做是完全必要的,而且也是最迅速的。土地改革的正确秩序,本来应当如此。华东、中南许多地方,凡土改工作做得最好的,都是经过了这样的秩序。过去华北、东北及山东的土改经验也是如此。我们所说广东土改工作应当加快进行,并不是要求广东同志违反这样的秩序,群众还没有起来,基层组织还不可靠,就要生硬地不成熟地进行分配土地的工作,而是要加快发动群众,整顿基层组织,接着进行分田。广东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没有抓紧发动群众、整顿基层这一个最基本的环节,所以现在一提到分田就感觉吃力,但现在这样去做还不算迟,还应该这样去做(《毛泽东文集》第六卷,1999年6月版,139页)。

[1]杜润生,一九一三年生,山西太谷人。当时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秘书长、中南土地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在纪念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时,杜润生同志写了纪念文章《毛主席晚年有失误 但不朽功绩更伟大》,其中谈到了,他给毛主席写报告的情况——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继老区土地改革获得成功之后,新区土改逐步展开。1950年6月,召开了中共中央七届三中全会,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及中央人民政府第八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对于这项文件的起草工作,中央委托少奇同志主持。为了征求地方意见,他事先把我们几个人叫到北京,有华东的刘瑞龙,中南的黄克诚和我,座谈了两三天,我们汇报了当前的情况和今后土改的意见。有一天,少奇让我们列席中央的一个会议,会议之前,毛主席单独接见了我们几个人,主席首先说,少奇同志叫你们来出点主意,你们两个大区是新区土改的大头,两个大区的人口合起来有2亿几千万,你们要早走一步。土改是我们民主革命留下的一个“尾子”。但这个尾子还不小,是个大尾巴。土改搞好了,第二步搞建设本钱就大了,你们有什么意见?于是,首先由刘瑞龙介绍了一下华东的经验,大意是说:要避免过去土改的缺点,这次是更有政策,更有准备。但是封建势力的抵抗还是很厉害的,不能低估。进了城以后,替地主说话的人也更多了。毛主席说:城里的人和农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然要说话,这可以逼着我们把工作搞得更好一些。接着问中南方面的意见,我就先推黄克诚谈,黄说他只知湖南一个省的事,省里政治情况比较复杂,有起义部队,统战情况更复杂。土改反封建既要彻底,又要掌握政策策略。轮到我时,我汇报了几点,一点是说中南准备把农村工作当做当前的中心,这是中南局已经向中央请示过的。我们把农村搞好,就可以保证城市的供给,而且可以有一个好的政治经济环境。另外一点,农村分配土地之前,第一步划一个阶段,搞清匪反霸,减租减息。这一步所以重要,因为实质上它是个政治斗争,是为了建立农民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先集中打击目标,把农村最恶劣的称霸一方的封建势力当权派和国民党的武装匪徒扫除一下,同时发动农民,建立农会,通过这个斗争发现一些积极分子,搞个组织基础。说到这里,毛主席说,这一步很重要,这个安排很好。政权是根本,一国如此,一乡也如此,基层政权搞好,国家政权就有了巩固的基础。他还叫我回去写个报告。后来我回去写了个东西由中南局转报毛主席,毛主席以中央名义电复中南局表示同意这个部署,说:“我们同意杜润生同志所提的方法,即首先在各县普遍发动群众,进行减租退押反霸及镇压反革命的斗争,整顿基层组织,将此作为一个阶段,接着转入分田阶段,这样做是完全必要的,而且也是最迅速的。土地改革的正确秩序,本来应当如此。华东、中南许多地方,凡土改工作做得最好的,都是经过了这样的秩序。过去华北东北及山东的土改经验也是如此。”这个电报还发给华南分局并告华东局等。

毛主席的这个指示,丰富了中国土地改革的政治内容。盘据于全国乡村的豪绅地主统治,被农民推翻,代之以民主政权,中央政府号令可以上下贯通无阻,这为经济发展创造了一个重要的政治前提。

——这是毛主席和杜润生同志,当年指导、领导土地改革的记录,记录了当年土地改革的方针政策。

看过毛主席对土地改革的指示,杜润生同志写报告的过程,想到一个根本常识问题:不论任何人、写的任何记录,都必须是记录者亲身所做的事,都必须是记录者亲眼所见的事。

方方写的土地改革,时间是1950年6月到1952年9月。方方出生于1955年,请问方方:土地改革时,你还没有出生,如何能记录土地改革?

《软埋》中的人和事,都是假人、假事。

为什么方方一再自称是“记录者”,其目的是要把她所编造的“假土地改革”,变为真的!欺骗读者,以此否定土地革命。

这是痴心妄想!假的就是假的,绝对变不成真的!

2018年3月23日星期五

opus真人 1

opus真人 2

方方再现的不是“个体故事”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opus真人刘同尘:方方为什么一再自称是“记录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