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出路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图片 1

图片 2

浓黑的夜幕终于合上了最后一丝缝隙,下了许多天的阴雨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风也一阵紧似一阵,吹得山上的树木呼呼作响。此刻,这个地处江南的莫家村,除了风声雨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息,连狗都颤颤地缩在窝里,没有了丝毫东犬西吠呼朋引伴的兴致。

天还没有完全亮,琢孟就醒了。这是在建筑工地打工半年养成的习惯,就是在看守所的牢房里也没有例外。今天正好是星期天,琢孟决定先去找富强。

刚过完年,莫家村在短暂的热闹之后复归于冷清,青壮年男女又陆陆续续踏上不同而又相同的外出打工旅途,继续他们的征程与梦想,留下来的老人和孩子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日复一日的担忧与期盼。

几个月不见,琢孟简直变了一个人。又黑又瘦,还无精打采的。富强看着挺难过,他关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琢孟有些难为情地说:“我饿了,你带我去吃点东西吧。”富强就带琢孟到附近一个面馆,给他点了一个鸡蛋肉丝面,还要了两笼小笼包。琢孟几乎是一口气就吃完了面条和包子,然后就把这几个月的遭遇和富强说了一遍。

莫琢孟还没吃晚饭,不想吃,也吃不下。他干脆关了门,早早上了床。呼吸又急促起来,胸部也隐隐作痛,不时干咳几声。琢孟艰难地爬起来,从桌子上的药瓶里倒出两粒速效救心丸,在缸里舀了半杯凉水,将药服了下去。吃完药,琢孟又躺到了床上,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再一次想到了死。

富强告诉琢孟,离他们服装厂不远的地方新建了一家水泥厂,那里正在招收工人,和他们同村的莫家旺刚刚被招了进去。

活着这么痛苦,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反正孤身一人,了无牵挂,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早死早解脱……

琢孟没做任何犹豫,就去了那家叫“大发”的水泥厂。第二天,他就成了这家水泥厂的下料口捅料工。和在建筑工地一样,这个工作也是露天作业,就是在下料口用铁钎、大锤将大块的原燃料及熟料撬动、砸碎,一个人每人要处理物料50余吨。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死,琢孟就会想起父母,想起他们临死前留给他的遗言:

尽管每天工作十来个小时,劳动强度也特别大,但琢孟还是很喜欢这个工作,因为在这里不用为拿不到工资发愁。由于这些年沿海高速发展,马路修得多,楼房盖得密,水泥供不应求,大发水泥厂因此一直很红火,这让琢孟和他的工友每个月一千多块工资有了保障。

孟儿,父母亲对不起你,我俩走了,不能再拖累你。你要好好活着,攒点钱,娶个媳妇,给咱莫家留个后……

家旺比琢孟大了六七岁,琢孟就把家旺当大哥。家旺干的是运装工,上班的时候不和琢孟在一块,也不住在一个宿舍,所以每天下班吃完饭洗完澡之后,琢孟都要去找家旺聊上几句。进厂那一段时间,家旺还在星期天带着琢孟一起逛过两次街。几个月以后,琢孟就很难找到家旺了,去问家旺的室友,他们说要到厂子旁边的发廊才能找到家旺。

那是六年前一个深夜,在南方打工的莫琢孟突然接到堂伯的电话,得知父母一同吃农药离开了人世。他怕吵了同室的工友,就一口气跑到宿舍楼后面的空地上,朝着家乡的方向,扑通跪下,嚎啕大哭起来。他恨自己没本事,赚的钱太少,治不好父母的病,他时而捶打着胸膛,时而用额头重重地撞击冰冷的水泥地面,像野兽一样凄厉地哀嚎着,直到工友们把他架回宿舍,按到床上。

图片 3

第二天清早,琢孟就坐上长途公共汽车往家赶。回到家已是半夜,见到躺在床上的父母,琢孟一头扑了上去,他抱着早已僵硬了父母,撕心裂肺地嚎哭,哭着哭着,就昏死了过去。堂伯父、伯母过来叫醒了他,将他父母的遗书拿给他看。

那天实在是想家旺了,琢孟就到了发廊。他一进去,就看到家旺搂着一个女孩在亲嘴。家旺见了琢孟也不回避,一边问琢孟找他有什么事,一边还用手在女孩的大腿上揉搓。琢孟赶紧退了出来,从此他再没有找过家旺。

从琢孟记事起,父母身体就不好。听母亲说,她和父亲刚结婚那会,并没有过上多少轻松快乐的日子,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发家致富,怎样早日当上“万元户”。他们梦想着将来出生的孩子能过上富足的生活,能好好念书,长大有个好出息。从那时起,父母便总是起早贪黑地干活,除了种田,还喂了几头猪。为了节省养猪的成本,父母经常到齐腰深的小河里捞猪草,捞一次要两三个小时,直到深秋河水冰凉了都还下去。几年下来,家里还真有了上万元的积蓄。可在水里泡多了,父母都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关节炎,后来走路都一瘸一拐了。

有一天,家旺找到琢孟,说是要和他借钱。琢孟告诉家旺,钱都寄回家了。他将剩下的几十块钱全都给了家旺,诚恳地说:“家旺哥,你家里有老婆孩子,也有父母,别在外面胡搞,这样做对不起家里人!”家旺没说什么,拿了几十块钱就走了,以后也没有再来找琢孟。后来琢孟听家旺的室友说,家旺患上了性病,还吸毒,被警察逮住抓进戒毒所了。再以后就没有任何家旺的消息了。家旺的父亲还来找过琢孟,可琢孟也不知道家旺去了哪里。

这个时候,小琢孟降生了,短暂的快乐过后,父母便是日复一日的忧愁。他们不能再养猪了,只能勉强种着那几亩田来保障一家人有饭吃。父母舍不得花钱看病,尽量想将那点积蓄留下来供儿子长大了读书。到琢孟上完小学的时候,父母腿脚更不灵便了,连下田都很困难。种不了田,一家人吃什么?万般无奈之下,父母只好去医院就诊,每次打完针,吃上一些药,腿的疼痛就会稍微减轻一些,可过不了多久,就会更疼痛。这样一来二去,几年间,家里本就不多的积蓄慢慢在看病中花了个精光。

以后每隔个把月,琢孟就会和富强见一次面,有时是琢孟去找富强,有时是富强来找琢孟。他们大多数时候就是在街上溜达溜达,然后在街口一个小排档吃一个快餐。

图片 4

这样过了两年。有一天,富强告诉琢孟,说他有了女朋友,就是制衣厂的工友,来自他们的临省。富强在厂子外面租了一个六七平方的单间,和女朋友同居了。富强邀琢孟去了出租屋,也让他见了自己的女朋友阿兰。阿兰看上去很成熟,很大方,也很热情。第一次见面,她就说要给琢孟介绍女朋友。琢孟说自己还小,暂时不想谈女朋友。阿兰说:“都二十了,还小?好多比你小的都有女朋友了!你们厂很少女工,我们这里多得是。快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听了阿兰的话,琢孟脸红了。他摇了摇头,岔开话题和富强说了几句就走了。

想起父母的遗书,想起他们对自己的期望,琢孟求死的决心又一次动摇了。“唉——”,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死又能怎么样?靠什么活下去?就算活下来又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自己?世道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想着想着,一些往事又浮现在了眼前。

图片 5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顽石:出路

上一篇:结交——致李敖之先生 下一篇:梦篱笙箫:《爱新觉罗·雍正王朝》与《红楼》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