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图片 1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了;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然发昏;然则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多两眼呢?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天;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天,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川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的有理。

图片 2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三月六日小心出门,出访非洲,川总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川总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图片 3

我想:我同川总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半年以前,骂了他一句“白痴”,白了他一眼,丫就很不高兴,气急败坏的样子。我说错了吗?丫居然说我泄露了国家最高机密!这次,川总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约定宫里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图片 4

晚上在乍得,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川总打枷过的,也有给川总掌过嘴的,也有白宫衙役偷看了川总妻子的,也有通俄被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她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她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斯派塞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图片 5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努钦来告荒,对我大哥说,白宫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努钦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白了川总一眼,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走人”或“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努钦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从丁酉年到戊戌年,每十七天,他们吃掉一人。

图片 6

早上,在吉布提,我静坐了一会儿。杜布克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杜布克,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杜布克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普莱斯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确认俺对川家人的白眼并非天生,而是有意为之: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普莱斯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图片 7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我出访非洲,日夜操劳,说不定哪一会,丫突然说,排上你了,就吃你吧。我就会过早地离开他们。

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普莱斯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我岂是好惹的?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普莱斯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推特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况且,上面还有很多食谱,川总每天盯着食谱看。前天狼子村努钦来说吃心肝的事,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川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图片 8

我晓得他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逼我拿出辞职信。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我自己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川总暗示我好几次,让我主动点,如此,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但是,无论川总怎么暗示,我都不肯。川总愁得眉毛都白了,丫看上去像白眉大侠。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推特”的,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川总时常在那里吃死肉,连极大的骨头,都细细嚼烂,咽下肚子去,想起来也教人害怕。“推特”是川总的亲眷,是他的本家。前天川家的狗,看我几眼,可见他也同谋,早已接洽。尽管川总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但我不得不每天盯着他的推特,不知道,他下一个要对谁下手……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图片 9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原来是库什纳。我便问他,“吃人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你没看,白宫情绪都很稳定吗?”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吃人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你岳丈跟三胖说好的要会面了吗!”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推特上挂上;还有脸书上都写着,川金会,当我不识字吗!”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我是国务卿,竟不知道要跟三胖会面,亏我看了推特,亏我识字,不然,川总抱了亲了三胖子我都还不知道。我一直在想,两人见面了会怎样?或许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你……你认同吗?”

图片 10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你给他白眼更错,你的肢体语言太复杂,终归会害了你的!”

图片 11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岳丈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我。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但是,白宫分明一年就被吃掉了十六个人吶。我知道那路数,先说你是好人,然后,就吃掉你。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堂门外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但都还有节制,起码不是通吃,从来没有一年超过五个人的吃法。现在变了么?一年就吃了十几个。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上一篇:电影美术师的平民心怀:孙维民成功营造周恩来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