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的猴神大叔影评——赤子之心的胜利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图片 1

陪朋友去看的,订票时想这是什么鬼名字(我错了),总体挺好,有我印象中的印度风格的歌舞与夸张的喜剧风格,发现有比想象中深刻的剧情内涵这点让我很惊喜,故事是个普通的爱的故事,但是发生的地点和人物背景让它有了些不平凡的元素:宗教和印巴关系这两点是很敏感的。这个故事巧妙的将这两点揉入,并且有一个美好的设想:友好和平,互相尊重。演员的演技也挺到位,还有印度风情的浮夸,个人觉得演技最好的是记者,说到电视台觉得他新闻不值钱时能感受到他怀才不遇的愤懑,像是愧疚欣慰等情绪也完成的很到位了。

萝莉+大叔

一些感想:说实话,故事就是个轻松简单的故事,看的过程中一度觉得有些乏味,剧情和人物都比较平面化,是个很热闹的电影,感觉小孩子也可以看的挺开心的。亮点在于将宗教和印巴问题融入其中而不显突兀,事实上,这两个还是剧情推进的重要因素。但是呢,于我个人观影体验而言,并没有特别值得回味的地方。用个可能有些不恰当的比喻:像是去金拱门给自己点了个儿童乐园餐,然后送了我一听啤酒一样(写影评时觉得有种被照顾到年龄的小喜悦)。适合放松时观看(看名字也知道),看的过程中对那些问题有些联想与思考。

从《洛丽塔》到《这个杀手不太冷》,萝莉与大叔的组合一直以来大概都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那么究竟是为何,让大叔与萝莉的组合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效果?

敢于谈论这些敏感问题并表达自己观点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大叔”往往指的是生理与心理双重意义上的成熟男性,有了一定的社会阅历与经验积累而身体状况尚处巅峰,而“萝莉”则意味着生理与心理上未成熟,社会阅历浅,没有独自谋生能力的小女孩。在人群中,“大叔”是最强的那一部分人,而“萝莉”则是最无助的一部分,而在社会中,“大叔”承担的角色是社会生产、分配过程中的“中流砥柱”,而“萝莉”则意味着社会的弱小却富有生命力的未来。一幅习作的观赏性在于凝结于其上静态的内容与技法,而一张白纸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其可塑性,它既可以成为一张价值连城的传世名作,也可以在其上承载毫无价值的信手涂鸦。

萝莉的猴神大叔影评——赤子之心的胜利。我不敢。

所以,“大叔”的最本质特性在于,一种力量强大,保卫当下的成熟性,而“萝莉”最本质的特征在于一种萌发新生,昭示未来的纯洁性。大叔对萝莉的保卫以及萝莉对大叔的依附是这个组合的最基本的内部关系,萝莉在观感上可爱、娇弱的美学意象是建立在大叔强大保卫能力的现实基础之上的。这种内部关系维系了这个作为审美客体的组合,使之在逻辑层面上形成一种自洽状态,并与外界之间实现带冲突性的交互。在《美女与野兽》以及《金刚》中,建构“美女”与“强大的怪兽”的组合也是一样的道理。《萝莉的猴神大叔》可以说是比较成功地运用了这种意象组合,这也是影片的亮点所在。

但不耽误我佩服他们。

宗教与男女平等

ps:明天上午还要考试....怕是要点首《凉凉》送给自己

女孩、巴基斯坦、伊斯兰教、印度教、种姓制度……这部电影几乎涉及了印度社会所有敏感的关键词,在影片里也相对比较成熟地对这些问题作出探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透过现象触及了这些矛盾的本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云雾雾雾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故事的开头,为了让沙希达开口说话,妈妈决定带沙希达去位处印度的德里求神,沙希达却因此意外走失,这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而在故事的结局处,沙希达对帕万喊出了叔叔两个字,这与故事的开头构成了一个闭环——即对神的祈求愿望通过某种非神秘主义的现实方式得到实现。小女孩第一次见到帕万时,帕万的“猴神舞会”中,出现的“自拍元素”。骑摩托车带着伪装的帕万与记者的阿訇,被士兵感叹:“我一个都搞不定阿訇竟然搞两个”。以及阿訇对帕万行阿努曼教的礼节这些涉及宗教的场景,传达出了导演、编剧对于宗教的一种基于现实认识的希冀——宗教的完全世俗化。这意味着消弭宗教中带有的“神秘主义”的愚昧性,而保留宗教教化属性中的道德规范,以使宗教融入现代化的世俗生活。这种方式中,用人的主观努力奋斗来定义神的显现,用对神的绝对信仰来供给主观奋斗的内心力量源泉,这种“宗教修正主义”将带有被动从属性质的“神的人”转化为了主动依附性质的“人的神”。而宗教一旦实行了世俗化,则教派之间的形式化区别界限便开始变得模糊,而宗教矛盾就成了无根之木,自热而然走向消亡。所以贯穿通篇的“哈奴曼神”其实就和康有为的“孔子改制考”一样,是一种“曲线改制”。但这种思想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

世界上的三大宗教,仔细推敲起来,其教义大同小异,更不要说这三个宗教下的分支教派。但是,就算是同为伊斯兰教的什叶派与逊尼派照样打的死去活来。宗教,是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统治工具而服务于统治阶级的,而所有的宗教矛盾的实质在于对统治权的争夺,而这种争夺的最直接体现是你死我活的暴力冲突与血腥斗争,不是大家谈谈教义,一起宣扬宣扬“爱”就能得到解决的。

同样这种思想并非首创,而是对马丁·路德宗教改革运动的一种复制式借鉴,而马丁·路德成功的原因在于这种改革符合了新兴资产阶级夺取“教主”们通过把持的教义的解释权而牢牢掌握的宗教领导权的目标,并且是依靠着这种力量才得以成功。

同样,在电影里帕万的未婚妻拉西卡与小女孩莫妮两位女性也在某种意义上涉及了印度的男女平等问题,在电影里,父权夫权对女性权益的压迫并没有过于明显的体现,稍有涉及的部分也用亲情掩盖了隐藏的矛盾。在文艺作品中,一旦涉及了现实的矛盾,“爱”或者干脆是“无差别的爱”,就很容易成为一种被到处兜售的万能良药。

什么是爱呢?提起“爱”我们应当十分熟悉,但是一旦让我们用语言去准确地描述“爱”,去定义爱,我们却常常语塞。这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属性便容易被利用,使得“爱”这种人类在与现实世界交互之中得到的一种感性体验,被包装成一个指向现实的药方,又重新出售于人民群众,这是可以打12306举报的。男女平等问题是深植于现实的政治、经济、文化相互作用的复杂体系之上的一个顽症,靠一个开明的家长,治标而不治本,治点而不治面。再考虑中国妇女解放的历程,如果没有人民解放军先推翻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再在妇女解放运动中破除封建妇女身上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锁链,恐怕现在中国的妇女地位也不会比印度的高多少。所以,印度人民的“和平赎买”道路可能是有些“道阻且长”了……

最重要的主题——赤子之心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萝莉的猴神大叔影评——赤子之心的胜利

上一篇:opus真人:生机勃勃部关刘恒确立场的自辩录 下一篇:致木棉——你的水彩和本身胸的前面的徽章雷同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