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雨素:人生是颗菜籽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编辑|金焰

很多人对文章做了不同角度的解读,我想说的是,我们真的并不知道别人在度过怎么样的一种人生。

「我不能凑合。」十多年前,范雨素执意与酗酒后家暴的东北丈夫离了婚。「我觉得在婚姻中,我主宰了。我觉得我生活不下去了,我就走开。很多女人她不主宰,她凑合。」她不能。范雨素带着两个女儿回了湖北襄阳老家,再浓的亲情也无法抵消添了3张吃饭的嘴而造成的生活压力,大哥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她,邻居们一看见她就关了门,怕她张口借钱。谁也靠不住,只能自己扛。

我一直认为,看到更多的可能性,是好事。宁愿明白地死,也不要糊涂地活。毕竟这是我的一生啊,仅有的一生啊。我有点小贪心,不想草草打发了,想要活个明白。

大女儿没有接受完整的教育曾是最令范雨素愧疚的事,见到大女儿「像罪犯见了狱警」。不过,如今大女儿的生活境遇让她感到安慰。这个14岁开始干活,做过收银员、美容师的女孩儿,现在在上海做会议速记,每月有一万多元的收入,过上了不错的生活。范雨素觉得,女儿能做这份工作,得益于小时候的阅读积累。

开篇作者这样写到。这也为全文奠定了基调——与命运的抗争和妥协。作者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那个包容能干的母亲是她全部的社会支持,还好有这样一位母亲,给了作者抗争的力量,也给了作者犯错的机会。所以她知道怎么让她的女儿长大。

走红前的范雨素,在高低阶层的生活环境切换中,熬过了十多个年头,在别人家进进出出,带过20多个孩子。

不甘命运的源头也许就是作者读了书。读书,就像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正因为读书,范雨素不再叫做范菊人,不再甘心当一个代课老师,不再愿意一辈子待在乡下,不再忍受那个施暴的丈夫。一切从她学会看书之后就改变了,她的世界也不可能再回去以前了。

范雨素的命运看似正在被重新装订,但她并不在意这种世俗意义上的改变。一场热闹过去,她仍然在城中村吃着6块钱一份的盒饭,在出租屋中晒太阳、写书。因为出版社没有支付定金,她的生活日渐拮据,只能在写作的同时,重新给前雇主做家政工维生。

心理咨询的工作并不轻松,但真的很吸引我,看到别人的人生和生命状态,就像在读一本本的人物传记,可以从中反观自己的人生,让我走出生命的局限。

她从旧书摊上,给大女儿买了1000多斤书。在难得的工暇里,范雨素给女儿读《小王子》《苏菲的世界》,读颜子《箪食瓢饮》,孙敬、祖逖苦儿求学的故事。两个女儿最喜欢的小说是《佐贺的超级阿嬷》,阿嬷非常乐观,把穷苦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的孩子们看完这本书跟我说,佐贺和她的阿嬷过得比我们还穷,但是他们怎么每天都那么开心啊。」

格局决定视野。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既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所以,我给儿子取名“阅”,希望他看看自己,也看看别人,让生命不仅有长度,也有宽度,最好还有深度。

今年三八节前夕,范雨素首次接受品牌邀请,在天猫「女王节」视频中,作为女性力量的代表谈论她作为女性的自我成长以及对于婚姻和子女教育的感悟。

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绝大多数的古代女子一生并不需要读书也可以过得不错,好像一读书,命运可能完全改变,前途未卜。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还可以不这样过,还可能可以那样过,自然不会对现状不满。人比人,才会气死人。

图片 1

但是我们生活在现代,女孩拥有男孩一样的权利,要改变命运,就得读书。读着读着,就看到了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一旦“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想要再盖上就难了。

这种自尊和坦荡,也是她想竭力传递给女儿的东西。

尽管我很认真地倾听,同理他们的痛苦和不易,陪同他们再次慢慢长大。但我总忍不住在想,命运不会给一些人特殊待遇,只让他们承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为什么其他人可以坚强,至少平和地看待苦难?

出名以后,范雨素受邀参加了一些活动,拿了一些奖,其中她最开心的一个奖是英国大使颁给她的。她觉得很多外国人对中国农妇的印象停留在《红高粱》的九儿,停留在《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上。「我为自己所做所为改变了外国人对中国农妇的形象而欢欣,觉得自己也能为国争光了。」这一年,她觉得自己总算是没白活一回。

我们以为上天待我们不公,其实,我们只是看不到别人如何一次次被命运打到在地;我们以为自己的苦恼没人理解,其实,我们只是看不到别人也许根本没有时间苦恼;我们以为自己的压力很大生活不易,其实,我们只是看不到别人微笑中的泪水。

2017年4月24日,育儿嫂范雨素讲述个人经历的《我是范雨素》在网上发布,阅读量迅速突破百万。

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吗?

图片 2

因为在大学做心理咨询工作的关系,我常常可以接触到一些对自己的生命状态不满的学生。他们大多有不堪回首的童年,有冷漠不负责任的父母,有情感上不完整的原生家庭,都觉得自己好惨,就像没有人爱的迷路小孩。

多年后,范雨素总结道:「异地婚姻本来就很脆弱,女孩子没有力量支撑,她们只能选择逃逸。」范雨素说她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受穷吃苦。带着两个女儿,范雨素重回北京。她说自己领着孩子一起掉进了城乡撕裂的罅隙里,一生都在赤脚走天涯。

这几天我关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我是范雨素》。现在百度这个篇名已经不能找到原文,不知什么原因,这篇一时间被无数人关注的文章默默地被删除了。但是看过之后,久久地让我思考。

她羡慕那些有机会做选择的女性。她记得曾有一个富庶的浙江雇主,即使每天要在路上奔波4个小时,挣着于家庭而言毫无作用的薪资,女主人也依然坚持每天去上班,因为她不愿放弃自我。

文章的作者,范雨素,是湖北农村的一个普通女子,她不甘命运,当了北漂,在北京做育儿嫂,养大了两个女儿。整篇文章读起来平实,就像作者记录的流水账,但总有几句话刺痛你的心,让我看到了另一种人生。

范雨素在文章里写道,她给自己做了一个伪装,一个保护她和女儿的虚壳——一个「装修工妻子」的身份,因为她怕别人知道女儿是单亲家庭,没有父亲保护而受到欺负。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

图片 3

文|李陌也

图片 4

而更让她满意的是女儿平等、独立的人生态度。「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把单位的果汁送给拾废品的奶奶。我立刻问,你怎么给她的?她说,我两个手捧着给她的。她马上知道我问这句话啥意思。我们自己都属于最苦最苦的人了,所以一定要对每个人都特别好。」

「我觉得在婚姻中,我主宰了。

她俩会做噩梦吗?会哭吗?」

图片 5

「对所有的苦难都有预设了,就没有落差。

「人不能总想着自己失去了什么,要多想想自己得到了什么。虽然失去了各种职业上的机会,但你陪伴孩子这几年所带给他的影响是无价的,你们之间相处的快乐也是真实的。孩子远比大人想得敏感,不要让这种焦虑的情绪影响到孩子。」范雨素在视频中讲到,「我照顾过那么多的孩子,发现小时候父母长期不在身边的孩子,会很没有安全感。」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范雨素:人生是颗菜籽

上一篇:曹征路:有个圈套叫成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