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耻可恶可恨的自己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图片 1

 好想偷个懒,不洗脸,不洗脚,不刷牙,不看电视,不打游戏,不看手机,不写日记,然后直接关灯睡觉。可问题就是做不到!

《再别康桥》的诗句大家耳熟能详;再复习几段《我所知道的康桥》:

 我知道,即使能做到,内心或许还是不想做到。大好的时光就这样全交给睡眠,总觉得可惜!仔细想来不得不承认不是自己毅力不够,执行力不够,而是贪婪的心不想收敛,就想算尽人生时间的每一秒,这么想来我到觉得应该是抠门,抠门到不愿意把身体应该休息的时间分配给身体!

“康桥的灵性全在一条河上;康河,我敢说是全世界最秀丽的一条水。 ”

 然而更不幸的是,时间往往在懒惰怠情之中慢慢消耗殆尽。每日总是一个节奏消磨到深夜,直让内心感到来日疲惫的恐吓,才心有不甘的睡下。就这样日复一日,一事无成,一直借着来日调整精力的时间,在无声无息中肆意浪费掉!可恶的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居然总不自知,即使知道也不愿意改!

“在星光下听水声,听近村晚钟声,听河畔倦牛刍草声,是我康桥经验中最神秘的一种:大自然的优美、宁静,调谐在这星光与波光的默契中不期然的淹入了你的性灵。”

 真是可恶可耻可恨!说的就是你,还在等着写完日记准备打游戏看电视的自己。或许………………!没有或许!眼下只有懒惰成性的错误自己。Good night!

“你如爱花,这里多的是锦绣似的草原。你如爱鸟,这里多的是巧啭鸣禽。你如爱儿童,这乡间到处是可亲的稚子。你如爱人情,这里多的是不嫌远客的乡人,你到处可以‘挂单’借宿,有酪浆与嫩薯供你饱餐,有夺目的果鲜恣你尝新。”

曾在彼邦“对着这冉冉渐翳的金光”“我真的跪下了”的徐志摩简直把康桥跟英国颂扬到天上去了;可你想不到,一九二八年十月四日即吟成《再别康桥》前一个月于自英返国的客轮上他给“爱眉”陆小曼写信,却大泄“英国鬼子”的“洋气”:

“同船一班英国鬼子都是粗俗到万分,每晚不是赌钱赛马,就是跳舞闹,酒间里当然永远是满座的。这班人无一可谈,真是怪,一出国的英国鬼子都是这样的粗伧可鄙。那群舞女不必说,都是那一套,成天光着大腿子,打着红脸红嘴赶男鬼胡闹,淫骚粗丑的应有尽有。此外的女人大半部是到印度或缅甸去传教的一群干瘪老太婆,年纪轻些的,比如那牛津姑娘,说也真妙,大都是送上门去结婚的,我最初只发现那位牛姑娘是新嫁娘,谁知接连又发现至九个之多,全是准备流血去的!单是一张饭桌上,就有六个大新娘你说多妙!这班新娘子,按东方人看来也真看不惯,除了真丑的,否则每人也都有一个临时朋友,成天成晚的拥在一起,分明她们良心上也不觉得什么不自然这真是洋人洋气!”

一幅日不落国子民竞往殖民地钻营争食的画面跃然纸上。两相对照,到底是“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者公开神往的英伦风情可信?还係其私信中以“粗伧可鄙”恶评的“英国鬼子”可采?

“这年头说话得谨慎些。提起英国就犯嫌疑。贵族主义!帝国主义!走狗!挖个坑埋了他!实际上事情可不这么简单。侵略、压迫,该咒是一件事,别的事情可不跟着走。” 这番装腔模糊不了他公然对侵略、压迫华夏者毫无保留的颂赞;就英国佬的粗伧可鄙却仅止于私议,不也隐约可见其谨慎避免该咒者形象破灭的意图?否则如何营造“康桥的灵性”与“西天的云彩”等浪漫诗意氛围。

他的心态——美化贼乡却泼污汉土的偏颇,从其打造《我所知道的康桥》半年后推出《丑西湖》更可概见;在一九二六年八月九日的北京《晨报》副刊上他是这样挑剔“西姑娘”身上的鱼腥与蚊虫: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可耻可恶可恨的自己

上一篇:故乡的元宵 汪曾祺散文 汪曾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