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岸:闪烁着不鲜明的光辉
分类:opus真人文学文章

前几日的傍晚,我照例坐在附近小区门房里面和保安师傅边看红剧边聊天,被那位同样崇敬毛主席的五旬居民L先生瞧见,他也赶忙进来坐下凑热闹。

图片 1

图片 2

艺术家何岸作品

L先生身材魁梧强壮五大三粗,然而头脑并不简单。那天看完红剧《换了人间》之后,他又激动地说出了口头禅“我们国家现在实际上仍然吃着毛主席时期的老本”。显然,他是一个受过教育知道感恩的人。

2012年4月26日999艺术网 杨课)下午,桃浦当代艺术中心何岸个展《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现场,何岸仍在那里忙碌,布展进入最后的环节。不一会儿,没顶公司负责人徐震带着几个艺术家到来,何岸给其中一位来自北京的艺术家介绍作品,他领着那个艺术家将整个空间看了一边,指出重要局部和细节,俩人以艺术家之间惯有的言简意赅来交流,三言两语间,何岸提到了节奏、关系,最后说,很累,工人来了一个多月,我们苦干了十七天。

原来,L先生的老家是在离城区百里的边远湖村。少年时期,他经常跟随父母扛着农具,步行去数十里外的集体农垦地带干农活,深知生活艰难,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二十出头进入城里文化单位后,他非常珍惜这种工作机会,安心本职,看似有点随波逐流,其实颇有定力,明白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进城三十多年以来,没有违反组织纪律遭受处分。虽无大功,同时也无大过。

现场出现了最近几年在何岸作品中频频出现的霓虹灯,不过这次他却没有提起诸如日本AV女优吉冈美惠等线索,这个由钢筋、水泥、霓虹灯等物所构建的空间内,没有光,除了霓虹灯亮着,还有门口透入的自然光线。每一种元素皆被纳入整体。

L比较耿直,坐在门房里面我的旁边看红剧时说过,毛主席时期的干部一身正气,特色时期的干部五子登科(区内如果谁人当上局里首长,即处级局长,很快就能在自己家里接受自动送上门来的重金甚至美色,当场极尽巫山云雨之欢)。他的这话,让我联想到二十年前,即二十世纪末期,本地两位四十九岁的处级干部相继在各自家里醉酒而亡,成为众人笑料。一个是刚升任民政局长,乐不可支;一个是常务副检察长未能扶正,痛不欲生。在他们两位的心里,当上单位首长就意味着名利双收还可以为所欲为,东方风来,满眼都是春色。说轻一点,他们两人是心理素质欠佳;说重一点,他们两人是人品不好。老百姓辛苦劳累,养得他们肠肥脑满,如果是感恩的人,就会对于身外之物得了不喜失了不忧,而事实上,他们偏要孜孜以求。人民公仆,决不应该成天想着升官发财当老爷。话说回来,特色时代干部若不与时俱进随波逐流就被认为思想僵化遭到淘汰出局。

保持一贯的诗性

图片 3

这一切让人想起何岸毕业于美术学院,一种专业素质在起作用。何岸说,他是从空间地面原本遗留的痕迹入手。一道金属墙将空间分隔成可见和不可见的两个三角区域,可见区域内,插着钢筋的大型水泥立方体裸露着,分置于空间各处,地面分散着一些看似漫不经心的块面:日光灯管碎片构成的白色块面,厚厚的油状发亮表面呈凝固状态的黑色块面,油渍象水一样随意泼洒在地面形成的透明块面,两支霓虹灯以直线方式介入其中;不可见的区域并非完全不可见,金属墙的中间被撕开一条缝隙,俯身打量,墙上一组霓虹灯构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角形,地面则流淌着黑色液体。

由L先生的感恩,我想起今年元旦过后不久发生的一件事情:

这个地方象一个废弃的工地,它唤起了我们对于城市的一些感受。巨大的创造力和破坏力总是以建筑的形式在交替进行,微弱而敏感的人造光在黑暗中显得脆弱、忧郁,行走其间,个体时常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必须学会与之对应的相处之道。何岸保持他一贯的诗性,这种诗性总是与废弃、廉价、粗糙、简陋、缺陷、伤害等相关联。

那天早晨,我从外面散步返回自家所在小区院内。刚进院门,我发现大门旁边站着一对七旬夫妇,老先生提着一个小竹篓,老太太挎着一个小竹篮,他们都很淳朴。我当时心里想,他们可能是串街卖菜的农民。就在我即将从旁边走向院内深处时,忽然被两位老人喊住了,也许如同许多路人,他们信任我这种文弱书生。

编辑:陈耀杰

老人的声音中,透露着人性的温暖:“请问这位同志,您知不知道姚社长家住这院内的哪间屋子?”

顿时,我心里一颤,知道老人是找我父亲的,以前,曾经也有类似情况,便客气地反问:“您们是说哪位姚社长?”

果然,老先生立即说出了我父亲的姓名。看那样子,老先生是特意携老伴由二十里距离的郊外共同过来拜访我八旬父亲的。而且老人眼力不错,大概早就从我身上看到了我父亲的影子。

我赶紧把这对老夫妇带往自己父母家里,正好父母没有出门。老夫妇进屋以后就同声喊了“姚社长”,我的父亲很快认出他们夫妇两人并且热情让坐。向老人们招呼之后,我走出家门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下午回家以后,我知道了上午家里来的客人老W夫妇的情况: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全国各地农村都有人民公社这级机构。我的父亲,那时就担任着本县艾联公社的社长,因为出身中农,家庭成分只是革命团结对象,父亲谢绝了组织上要他担任公社书记的安排,唯恐工作不方便。那个时期的农村党员干部,都很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学习焦裕禄同志,多数能够克己奉公,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直到现在,我的父亲在艾联那个地方依然留存有良好的口碑:深入民间,几乎走遍了每个农户,勤勤恳恳工作,经常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清清白白做人,公而忘私……在父亲记忆中,艾联是他工作生涯最值得留念的地方……)

本文由opus真人-opus真人国际厅发布于opus真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何岸:闪烁着不鲜明的光辉

上一篇:曹征路:有个圈套叫成功 下一篇:赵剑斌|钢城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